读书活动

《城市工匠赞》——双凤镇总工会 高国辉

发布时间:2016-11-07 13:49

城市工匠赞

双凤镇总工会????高国辉

  ?

  七月的清晨,钟刚敲打四点,天色已渐亮,热闹的城市还没苏醒,徐徐清风吹动树叶带有一丝夜的清凉。

  马路上偶尔有一辆的车开过,街道两边的店铺门还紧关着。但见一位穿着黄马夹的大姐脖颈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,低着头、双手舞动着扫帚在清扫马路两旁的残叶垃圾,“哗、哗、哗”的声音很有节奏,时不时地还停下来用右手撩起毛巾擦拭额头上的汗水,时不时地又拿起自带的茶杯喝上几口水。残叶、废弃物很快成堆,又很快被她用簸箕装着一簸箕一簸箕推到垃圾桶边倒入,其动作干净利落。

  趁着她坐在马路沿边修理簸箕下面的轱辘时,我抱着闹夜早醒的宝宝上前与她闲聊起来。

  她生得中等身材,细看是瓜子脸大眼睛,如果不是双手皮肤有点粗糙,脸上因长年累月在外日晒风吹黑了点,应该算得上是个漂亮女人。她说她是太仓本地人,退休后被反聘的环卫工人,今年54岁,每月有2400多元的退休金。我很惊讶,问她为什么有退休工资还出来做这又脏又累、有时还要受点怪异眼光的活,她笑了,她说儿子大了结婚了,孙子亲家在带,又不喜欢搓麻将,退休在家没事做闷得慌,自己身体蛮好还是出来找份活干,又有钱赚又不恹气。

  她告诉我,环卫工人现在的待遇也不错,像她这样反聘的员工每个月也能拿到2000多元,只要把包干区的卫生搞好,检查考核达标就行,工作时间基本上自己把握。

  她告诉我,环卫工人一年四季中最难熬的是严寒酷暑,而一般环卫工人们把工作时间都选在了清晨。清晨的冬天寒风刺骨像刀割,暖暖的被窝是我们环卫工的奢望,如果下雪、下雨天更是难以忍受,外面冷风冷雨冷雪雨衣都挡不住寒气、湿气,因扫地、铲雪干活热得冒汗,脸上挂的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,浑身上下“通通滴”,很容易感冒。炎热的夏天,要抢早,像今天我三点来的,己经干了一个小时的活了,我要抢在8点前基本完工,再接下去的二轮工作就轻松点了,只要来回走走看看、捡捡扫扫就可以了。

  她告诉我,曾经有一次因为一个停车的驾驶员连扔了几次废纸,她忍不住说了几句,招来了一顿臭骂,当时周围有几个年轻人观看,但没人帮她说句话,她说这话的时候,神情有点低落。

  她告诉我,现在青年人都不愿意干这门活,现在的环卫工人都是老人了,大多数不是退休工人就是外地人,青年人进环卫所坐坐办公室,开开车高兴的,叫他们扫马路打死也不干,她叹道,唉…将来这马路街道谁打扫?

  修好了轱辘,她说要干活了,我看见她的茶杯空了,忍不住又问她,你的茶水没了要不要到我家添点?她笑了,她说不用了前面就有,现在工会部门帮我们环卫工人在每条街上都设了“安康驿站”点,在那里有空调,冬暖夏凉,遮风挡雨,有茶水、还有休息的地方,真好。听说每个乡镇都有,我们现在的地位也上升了,到处都有关心我们的人。

  晨曦的日光下,马路两边绿色的树木、宽敞干净的路面、偶尔开过的汽车、黄色马夹的女人、扫帚卷起的垃圾以及连串反映的擦汗、喝水、倒垃圾的动作,远远望去,这无疑是一道自然、和谐、平淡、宁静、美丽的劳动者动态风景画,很上镜、很耐看。

  我们漫步在这宽敞干净的马路上很是惬意。

  (该文获征文比赛镇区组一等奖、诵读比赛镇区组一等奖。诵读选手为徐蓓)